小灯泡案更一审 凶嫌辩护人请求鉴定就审能力

2020-07-04| | 查看: 963| 评论:20

(中央社
女童小灯泡民国105年3月于台北市内湖区,光天化日下突遭持刀的王男从后方猛砍颈部当场死亡。
一审士林地方法院以不得对精神障碍者判死为由,判处王男无期徒刑。
二审高院认定,王男行为时,辨识能力及控制能力均因罹患慢性思觉失调症的精神障碍而显着减低,适用刑法第19条第2项规定减轻其刑,去年7月判处无期徒刑,褫夺公权终身,刑后监护5年。
案经上诉,最高法院去年12月20日认为,二审自行认定王嫌辨识能力、控制能力显着降低但理由不备,另有判决理由矛盾及适用法则不当等违法,撤销原判决发回更审。
高院更一审今天排定台北荣民总医院精神部主治医师刘英杰进行鉴定人交互诘问程序,但刘英杰未到庭,检辩均不坚持再传鉴定人。
但王男辩护律师黄致豪表示,精神鉴定报告如何认定王男行为时受病症影响、有无诈病等问题仍待釐清。
公诉检察官杨淑芬则表示,检方从未主张被告诈病,此非本案争点,况且刘英杰团队所做的鉴定报告,是所有鉴定报告中离案发时间最近的,认为鉴定报告可採。
黄致豪还主张,王嫌开庭前自顾自地发笑、自称幻听,他到看守所看王嫌,也觉得王嫌有怪异思想与奇特行为,无法有意义地讨论辩护方向,请求合议庭交由医疗团队鉴定王嫌是否有就审能力。
检察官杨淑芬则指王嫌在庭上回答问题时眼神专注,显然有就审能力,律师此举恐有拖延诉讼之虞,请合议庭驳回。
黄致豪庭后受访时表示,鉴定就审能力是被告在宪法上的基本权利,「如果说我们迟滞诉讼是很冤枉的」,实际上辩方对于无法来的鉴定人,都爽快地说不传没关係,从来没有一点点时间想拖这个诉讼。
黄致豪说,「我们也希望这个诉讼赶快结束,我们也理解检方跟告诉方的心情」,但作为辩护人,如果是法律规定要给被告做的东西,辩护人没有权力说不要,特别是被告是个精神病患。
小灯泡父母委任律师陈孟秀则说,当事人还是希望让合议庭穷尽调查,尊重合议庭审理。
(编辑:李锡璋)108101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