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济人 积德改命

2020-08-06| | 查看: 846| 评论:26

:行善济人 积德改命

先来听听许叔微的故事。许叔微是宋朝时江苏真州人,小时候家境清贫,但他不畏艰难,刻苦读书,年纪很轻就考中了乡试。可是后来,他参加省试时却屡屡落第。

有一次,他在落第回乡的途中,泛舟经过平望小镇,梦见有位神人指点他说:「你想要登科,须要凭藉阴德。」许叔微问:「我家贫穷,没有钱财可以施与别人,怎幺办呢?」神人说:「何不学医?我能助你智慧。」许叔微回家后,遵照神人的话做,专心研读医书,后来果然悟得了扁鹊、张仲景的医道与医术。

南宋建炎元年,真州地区瘟疫流行,许叔微上门为百姓诊治,史书记载他「家至户到,每家每户去问诊看病,察脉观色,给药付之。其间有无归者,许叔微舆置于家,用车接到自己家里,亲为疗治。」致使方圆数百里的患者都赶来求治,许叔微「无问贵贱,虽曛夜风雨,有以疾告,所治辄应手愈……始终不索酬,志在济人而已,人咸德之」,「所活不可胜计」,救活了无数的人,经他诊治者,十活八九。由于其医德高尚,医术高超,百姓们称他为神医。

数年后,许叔微赶考途经平望时,再次梦见先前见到的那位神人前来,赠诗一首给他:「药有阴功,陈楼间处;堂上呼卢,喝六作五。」他醒来后,百思不得其解,就把这首诗写在尺牍上面。那一年,许叔微以进士第六名及第。「呼卢」,是指在大殿上传告皇帝诏旨的意思。因为许叔微的上一名因故不合格,所以他升为了第五;结果他的上一名是陈祖言,下一名是楼村,正是处于陈、楼二人之间。许叔微这时才恍然大悟,梦中神人所述诗句讲的正是此事。原来这一切早在他赶考之前就定好了。

许叔微后来任集贤院学士,因不满秦桧陷害忠良,弃官归隐,行医济人。每遇到贫困的人,就免费赠药,不取丝毫报酬。他在行医过程中,常常遇到其他医生误治的案例,认为当时亟需普及《伤寒论》知识,于是将《伤寒论》中一百个症候及治法编撰成《伤寒百证歌》,以七言歌诀体裁叙述,便于人们记忆和传诵。他一生着述颇丰,着有《普济本事方》、《伤寒百证歌》等。人们称讚他「济世活人,矢志如一,救苦存悯,不为利回」,始终享有「名医进士」之誉,其子许必胜、其孙许琮皆进士及第,家道昌盛,许氏一门成为望族。

古人说:「人在患难颠沛中,善用一言解救,上资祖考,下荫儿孙。」是说,在别人处于危急的关头,一个善良的人应毫不犹豫地伸出援助之手,即便用一言相救,也是功德无量之事,凭藉这样的善德,向上可以使祖宗以及父母受益,向下可以为子孙贻福。许叔微的事迹正是「济人之急、救人之危」得善报的佐证。

再来讲一个五代时行善积德,五子登第的故事。窦禹钧是五代后周的渔阳人,以词学闻名当世,官至太常少卿,右谏议大夫。为人笃实纯厚,慷慨乐于助人,治家的法则为一时楷模。

窦禹钧幼年丧父,事奉其母,非常孝顺。三十岁时,还没有儿子。有一天梦见去世的祖父告诉他说:「你命中无子,而且寿命短促,应当及早力行善事……。」窦禹钧恭敬地承受教诲,从此发愿行善。

曾经有一家僕,盗用他二百钱,唯恐被察觉,便写一张券契「永卖此女,以偿还所欠的钱。」挂在他小女儿手臂上,从此远走高飞,离开了窦家。窦禹钧怜悯这个小女孩,便烧掉券契,将她抚养长大成人,又为她选择好对象婚配。

凡宗族亲戚有丧事,家贫不能办的,都资助他丧葬;凡见人有遗孤穷困无力嫁娶的,一一帮他婚嫁;许多贫困的朋友以及四方贤士,多仰赖他得以维持生活。窦禹钧每年计算收入,除留作夏冬伏腊两次祭祀以外,其余都用作济人之急难。

又建造书院数十间,聚集书籍数千卷,聘请名儒为师,凡家贫而有志求学的士人,一概义务收留,供给膳宿,让他安心就读,由此栽培学子,因而名登贵显成为国家人才者甚多。

后来禹钧又梦其祖父告诉他说:「上天因你有阴德,增延你的福寿三纪,赐你五个儿子各个贵显荣耀,将来你善终之后,当升天为洞天真人仙位。」于是窦禹钧更积阴德,他的五个儿子相继登进士第。长子仪官居尚书,次子俨翰林学士,三子偁参知政事,四子侃官起居郎,五子僖任左补阙,八个孙子也都显贵。窦禹钧享年八十二岁,临命终时,自己沐浴辞别亲友,谈笑自如安详而终。

最后来讲的是唐朝的孙泰行善荫子的故事。孙泰是唐朝时山阳人,少年时代从师皇甫颖,操守很有古代贤人的风格。

孙泰的妻子就是他姨母的女儿,他姨母临死时把两个女儿托付给他说:「我的大女儿坏了一只眼睛,你可以娶她妹妹做媳妇。」等姨母死后,孙泰就娶了姨母的大女儿。有人问他为什幺要这样做,孙泰说:「她是个残疾人,不嫁给我,谁更合适呢?」大家都很佩服孙泰的义气。

有一次到集市上碰到一个卖铁灯台的,他就买了,回来让别人擦洗,却发现原来是银的,孙泰急忙去还给了卖灯台的人。

中和年间,孙泰打算把家搬到义兴,买了一所别墅,用了二百千缗钱,先付给了一半的钱。孙泰到吴兴郡游览,约定回来时再搬进去。两个月后,孙泰回来把船靠在别墅前,又把另一半钱也付给了卖房子的人,使他们搬到别处去。这时他看见一个老年妇人痛哭,孙泰很惊讶,招呼过来询问她为什幺哭泣。老妇人说:「我在这里为公婆尽孝,但是子孙不争气,把房子卖给别人了,所以才这样悲伤。」

孙泰怅然失意了好半天,然后哄她说:「我刚接到京城来的信,已经提升到别的地方当官,所以不能住在这地方了,这所住房还是让你儿子掌管吧。」说完,解开船缆就走了,再也没回来。后来孙泰的儿子孙展,进士及第,入梁为省郎。


相关阅读